LynnWan

海舌公园和它的名字一样,像洱海北面伸到水里去的小小舌头。

第一次骑了自行车一个人来,午后特别安静,一组有大有小的人儿在树下弹琴唱歌,草叶树叶还没长出来的二月,阳光直勾勾地落在身上,那么充沛,毫不寂寞。

这些照片来自第二趟海舌行,和好朋友一起,五月,草长莺飞,遇到了来这里不下十次的摄影大叔,走了上次没走、直通向洱海里的长长石头路,不用再费事折腾脚架自拍,却不是第一次来时,又寂寞又美好的心情。

想起一个人拖着行李第一次站在洱海边,天水一色的湛蓝幸福得让人晕眩,心里不住呐喊“就住在这里,不回去了罢”。

又寂寞又美好,不过如是。

天光云影

拍的时候,正是刚插秧下去的季节。打字这会儿,看到客栈老板po的图,已是满田野的金黄。听小伍说,每个季节的洱海都不一样地好看。前两次一次二月、一次五月,下一趟,就约在秋天,海舌公园都一片橘色的时候吧。

喜洲,2017年5月。

烟波江上的捕鱼人,

田头弯腰照看作物的务农人,

闲坐消磨时光的老汉老妇,

在驿站旁烤土豆叫卖的妇人。

我们的远方,他们的故乡。

泸沽湖,2017年4月。

到得了的 远方

泸沽湖,2017年4月。

比想象中差了点意思的俄罗斯民族乡
走过了星汉灿烂的草原夏季
室韦小镇还是有不错的星空可观

依依墟里烟

wishing bottle

第一次去南京听李志跨年,

第二次去早了没碰上萤火虫,

在浦口火车站坐看往日流年,

第三次又到灵谷寺,

终于得见这些星星点点,

带着守在仲夏夜色里

那些炎热的、偶尔又怅然的心绪。

©LynnWan | Powered by LOFTER